肆语关

居然没有人发过?微博大糖
——来自平时没有手机的住宿生

真的,这两张图你们什么想法都没有吗?

《钢笔记忆》系列第一部《柠檬钢笔》正式完结,全文共三十八章,另含番外一章

转自微博不妥删

嗯,大理古城古茗奶茶店

也许这并不是什么事但是我还是要无聊一波
就是,嗯,我们魔都语文中考作文

真的不容易

天界魔君(啰嗦)

这是我写的极纠结的一篇文章
思路如泉涌,又不知道如何下笔
最重要的是,这篇文章开始的时候我是唯十二,后来中断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是唯九了
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所以有点潦草地写完了
有时间再写番外,还有好多好多故事没有说
比如鹿晗到底为什么死,世勋为什么答应了边伯贤来帮助完成复生大阵,还有所有人加入白狼之前的故事,我都有构思
以后不会再写十二的故事
还有一些卤蛋文也会陆续完结放上来,但是不会开新的了

天界魔君(all兴/架空)

前队友雷
8.(终章)

张艺兴顺从地伸出手来,让都暻秀取血。

传说中,治愈师拥有上古圣兽独角兽的血液,因而治愈术不可修习,只能依靠血亲相传。

传说中,治愈师可生白骨,治腐肉。

传说中,治愈师的血……

……可以召唤死者复生。

张艺兴鲜红的血液顺着药鼎的纹路流下,在鼎底聚集成一片,而后竟然又沿着药鼎纹路一路攀升,遍布药鼎每一处。

“退后。”都暻秀说。

于是,除了吴世勋,所有人退到山洞外。

复生的大阵,需要血缘者在阵中。

山洞外,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久别的阳光,美好却又凄惨。

“世勋!”张艺兴突然在这关头叫喊道,仿佛一旦过了这一秒,就再也没有机会。

“世勋,你是为了什么!”

边伯贤,金钟大,金钟仁,都暻秀和朴灿烈,是要打败魔君,以实现那个不可能实现是梦。

那吴世勋呢?魔君的次子,他是为了什么?

魔君篡位,杀了长子,贬了次子。

按说,吴世勋即便是在民间偷生也好过再回魔君眼下。

那么,吴世勋是为了什么?

张艺兴想要问清楚。

“艺兴哥,不能过去!”都暻秀叫道,他看见,张艺兴挣开了金钟仁的手,冲向山洞里。

太迟。

吴世勋只是笑笑,随后便被强光和浓烟遮掩 。

待这两者都消散之后,山洞里出现的,是一个魁梧男子和躺在地上的吴世勋。

他已经死了。

“他回来了。”

“当年没有杀死吴世勋,真是一个错误。”

“没关系,即便有那个破碎的白狼相助又如何。”

“我这大儿子啊,成不了气候。”

那男子生的俊郎,与吴世勋如出一辙。

一样的紫瞳。

魔君长子,也就是魔储——吴亦凡。

“魔君长子,吴亦凡。”一日,边伯贤占完星回来,对都暻秀说。

“我知道他。”

“他是唯一一个有机会打败魔君的。”

“可他已经死了。”

“我们有治愈师,可以运用那个治愈大阵。”

“那他的血缘者呢?”

“魔君次子,吴世勋。”

“治愈师,魔君次子。”

“对,我们需要他们两个。”

扣扣,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一边古朴的铜牌上书:0210

“谁!”

是一战。

血光剑影。

“你们想要利用我,复生我的哥哥?”吴世勋问。

“是。”

“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们会找到天界唯一的治愈师,张艺兴。”

“……”

“世勋!”张艺兴又重新被金钟仁挟住,惊恐地望向地上的尸体。

“如果我现在不杀他,那么,待我打败了魔父,死的便是我了。”吴亦凡说道。

一行人前往王城,弑魔君。

金刚石铺就的王城大殿,又一次被打破。

听说,这一场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

人魔交战。

战斗的最后,只有两个人幸存。

一个,是手持一段还插在吴亦凡心脏上的末剑,满身血液的张艺兴。

一个,是废了左臂的金钟仁。

两人抬眼相望良久,在那一片废墟之中。

“钟仁……”张艺兴恳求道。

金钟仁犹豫一下,还是转身,缓慢却又坚决地离开了。

“钟仁……”

真的不能留下来,陪我吗……

欢呼的人群涌上,那个被他们围在中间,泪流满面的治愈师少年,从此成了他们的王。

魔君时代终结,跨度为两万年的鏃王时代开启。

“张艺兴,你是叫张艺兴吧?”

“是。”

“你会杀了我的,我知道。”

“那你会趁我没下手之前先杀了我么?”

“会。”

“就像你对你弟弟做的那样?”

“是。”

吴亦凡手中的剑,终是穿透了魔君的心脏。

魔君眼中的,是不甘还是遗憾。

我必须杀了他。

站在吴亦凡身后不远处的张艺兴突然意识到。

这天界,由魔君还是魔储掌权,其实没什么差别。

所以,张艺兴必须杀死吴亦凡。

看吧,终是为这天界,而将手中利剑,穿透了吴亦凡的身体。

张艺兴站在吴亦凡的身后,他看不见吴亦凡死亡那一刻的表情和眼神。

他也不想看见。

两万年之后,鏃王时代,天界灭亡。

那一天,太阳没有例行升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空洞,寒风从中源源不断地冲入天界,在寒冷与黑暗的交织中,天界彻底覆灭,总共两万五千三百年的历史,消逝在茫茫虚无之间。

——终——

天界魔君(all兴/架空)

前队友雷
7.
当年露着小酒窝把我从死亡中救出,现在却抛弃我们……

我想,他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吧……

张艺兴跌跌撞撞地转入了一个小胡同,按照记忆找到了那个门牌号。

0210

古铜色的门牌在大雨的冲刷下有些许模糊,水,洗去了不久之前染上的斑斑血迹。

叫喊声仿佛还回荡在狭小的胡同里,刀光剑影仿佛还没有消散。

张艺兴不知道,两个月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马上就会知道了……

“咚咚”用力敲下门环,在静谧的夜里溅起波波涟漪。

没有人回应。

“咚咚”

……

“咚咚咚咚”

……

雨水顺着张艺兴的脸颊滑落,与泪水交杂,自鹿晗死后一直积压的情绪猛然爆发。

鹿晗说,会一直保护自己。但是,他没有做到,几个月前,他坠崖死去。

吴世勋说,有事可以去他在墨城的家找他,但是,有事了,找不到他人在哪里。

那一瞬间,张艺兴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整个天穹都塌了下来,随后,他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艺兴哥?”

吴世勋是个很可爱的弟弟。

张艺兴一直这样认为。

当然了,这是吴世勋在一个静谧的雨夜把他拉出去之前。

“世勋?找你鹿哥吗,你等一下啊……”

话音未落,吴世勋就把张艺兴拽到了幽竹阁院子里。

雨水滴落下来,不大不小,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感。

“咦兴,鹿晗在骗你。”

“臭小子,要叫哥啊。”

“咦兴哥知道吧?鹿晗是天界第一师派的占星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鹿晗没有和他的师派一起行动?因为他抛下了他们,以他们为诱饵来吸引魔君的注意力,只身逃跑。”

“世勋。”张艺兴的声音里带了一些怒气。

“还有,这个荟城,是一个陷阱啊,人类一旦进入根本无法离开,可是鹿晗明明知道,他还是带着你进来了,他已经疯了啊,咦兴……”

“世勋,够了。”

“……”

“我相信他。”

毫无缘由的信任,从年少时开始,在今天动摇,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崩塌。

那一次几乎令人窒息的谈话过后,张艺兴便把这一段记忆彻底埋入了心底,不去想,就不会怀疑,就不会丧失信心。

那日昏倒后,张艺兴又在梦中重温了这一段记忆。

他以前就没发现过,吴世勋的紫色瞳孔,是如此深幽,深不见底。

“咦兴,你明明知道的。”

“艺兴哥?”

张艺兴睁眼第一个看到的,是边伯贤。

如果忽略边伯贤左手臂上长长的一道疤痕以及他疲惫不堪的面容,那么这一刻,竟是可以与许久之前的某一幕重合的。

“伯贤?”

“艺兴哥,你醒了,要喝水吗?”

“我……”

随着张艺兴的治愈能力越来越强,他本身却是日渐消瘦,以至于经常昏倒。

“婆婆给的药没有任何用吗?”

“好像是吧……”

“艺兴哥你不能治愈自己吗?”

“嗯……”

治愈师,他能治愈世界上所有的人,却独独不能治愈他自己。

“那……我来治愈你。”
鹿晗说。

是一处不大的石窟。

赤褐色的壁岩上画着无人知意的壁画文字,石缝中丛生的是草芥,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弥漫。

张艺兴坐在角落一张简陋的,由草铺垫起来的床上,无聊地扣着石缝。

一道铁门,隔开了他和看管者。

今天的看管者是金钟仁,他抱着那一把黑蓝色长剑,靠在铁门上闭目养神。

张艺兴被囚禁了。

被他亲爱的的弟弟们。

“哥,吃饭。”

一日三餐,都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食物,由另一个人送来递过铁门。

今天是朴灿烈。

“钟仁,换班。”

“嗯。”

金钟仁起身,让朴灿烈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

离开前,他转身看了一眼铁门内的张艺兴,没有说什么,眼里是令人费解的怨恨与哀伤交织。

“灿烈?”

“艺兴哥。”

“为什么……”张艺兴自醒来之后,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问过边伯贤,问过金钟仁,也问过金钟大。

没有得到过答复。

“艺兴哥,你真的不知道吗?还是你在装傻?”

“灿烈……”

朴灿烈突然把手伸过铁门,一把抓住了张艺兴葱白的手腕拉近凑到鼻子下。

“艺兴哥身上一直有一种很好闻的奶香味呢。”

“……”

“这种味道,我还闻到过一次。”

“灿烈……”

“是在弑水的那个杀手身上。”

那一次,从鬼门关走了一道回来的朴灿烈,深刻记得的,不仅仅是那个暗杀者凌厉的剑气,更有一股与之身份截然不符的,甜甜的奶香味。

“艺兴哥和鹿晗哥是弑水的人吧?那一夜弑水师派唯一逃跑的两个人,是你们两个吧?”

“灿烈,这件事我……”

“艺兴哥和鹿晗哥经常做这种事吧?加入一个师派,然后辉煌,一旦师派陨落就抛弃,就逃跑,接下来那个师派的死活就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就像你们对白狼做的一样。”朴灿烈重重推开表情僵硬的张艺兴,不再说什么。

抛弃……

张艺兴不明白,什么抛弃。

他们抛弃了弑水吗,没有啊……只是那个时候弑水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一个治愈师,鹿晗一个占星师,两个没什么攻击力的人,除了逃跑又能怎样?再说了,他们和弑水师派队长意见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早晚要离开的……

是啊,那个大大咧咧冲进来检查尸体的人是朴灿烈,那个趁弑水一时虚弱战胜他们的师派是白狼啊,鹿晗为什么带着他回到了占星观后又答应了加入白狼呢?

张艺兴突然不明白,他都做了些什么……

白狼……是抛弃吗,那天晚上,是鹿晗带他离开的。

“鹿哥,那其他人怎么办?”

“我们分批进行逃亡,我们两个先走,其他人会依次两人结伴离开的。”

鹿晗是这样说的。

那么……

张艺兴不愿再想下去,是鹿晗骗了他么?

再次醒来,看守者又换了一个人。

是……

“世勋?”

“咦兴,你也是白狼的呢……”

张艺兴,这又是被你骗过的人啊。

不记得过了多久,只知道门外的看守者一次次更换,草芥一点点长高,希望一天天湮灭。

张艺兴想清楚了,他在过去这些年里,都做了什么。

他救过人,也杀过人。

他抛弃过弑水,也抛弃过白狼。

不管他做这些事的时候是不是有人拖着他拉着他,这些事,他就是做了。

是他的错。

只是他想不清楚,鹿晗做了些什么。

也想不清楚,他遇到鹿晗,是幸,还是歹。

“艺兴哥,醒醒,起来一下。”是边伯贤的声音。

“伯贤……”

“艺兴哥,出来帮个忙。”是他最爱的弟弟。

“好……”张艺兴有些无力地起身,被架出了铁门。

多少天了,他还是第一次被带出来。

金钟仁的匕首顶着张艺兴的腰部,是无言的威胁和警告。

“你们……要做什么?!”待张艺兴看清了山洞内景象,不由得惊呼。

不大的山洞里,墙上,地上被勾勒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痕迹,看似无序却又暗藏玄机。在所有线条的交汇点,是一只乌黑色药鼎。

张艺兴认识那药鼎,是药师都暻秀众药鼎中最高级也最宝贝的一只,平时碰都不让人碰,现在居然被放在烟尘四起的山洞中,实在令人不解。

“哥应该认识的吧?这个图阵?还用得着问我们吗?”金钟大走过来,拉住了张艺兴往药鼎走去。

“没用的,那只是传说而已 !”张艺兴尝试挣扎,可是久久被困在室内一角,他的身体,虚弱地不成样子。

“没试试怎么知道?而且哥你说的话,我现在都不太敢相信。”

站在药鼎旁边的,是恢复了紫瞳魔型的吴世勋。

“世勋,你应该知道的,这不可能成功!”

吴世勋撇过头去,没有回答。

“我们必须尝试一下。”

“为什么,伯贤,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这样做……”

“打败魔君。”

“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打败魔君!我们彼此都了解,我们中谁是真正拥护王室和天界的?没有一个人。

“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是这世界的弃子,我们生在这天界,可从来没有人说过要为这天界而生而死。

“我们应该不在乎这些的,我们从不喜欢和爱这个世界,我们只在乎彼此。

“我们不为这个天界而生,亦不为这个天界而死,我们为自己生死,为自己爱的人生死。”

“对,哥你说的对。”

边伯贤看着已经失态的张艺兴,有些心痛,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内心和目标。

“我们不在乎这世界,我们只在乎彼此。

“所以,我们要回去。”

“回去?”

“回到煜王盛世,我们也回到白狼师派还是天界第一师派的时候,那时候的我们才是我们。”

“可是,即使打败了魔君,死者也不可复生,生者也不可谅解。”张艺兴终于平静下来,咬着嘴唇说道。

他明白边伯贤想做什么,也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原因。

“不,哥你又在骗我。只要打败了魔君,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良久,边伯贤才说,可他的语气也充满了对自己的怀疑和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