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语关

懂得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反抗,文学不能改变世界,但也许可以改变读它的人。 ——蕾拉·斯利玛尼《温柔之歌》

我们其实都一样,不过是于这人世间行走一回;如若并肩,岂不更甚如此。

伟大的感情从来都是逾越时间和空间的,你不要用这两种虚无的概念掩饰自己的怯懦                                    ——《洛丽之塔》
年初喜欢你,年末也只喜欢你
纵使娱乐圈纷扰又如何,年轻小生辈出又如何,我喜欢你便只是喜欢你,和哪一年又有什么关系

自此住校以来一直在想,为什么霍格沃茨没有小卖部之类的,虽然他们吃的管够,实在不行还可以去厨房偷,但是万一哈利没带牙刷怎么办,弗农夫妇肯定不会给他寄,难道用罗恩的?就算是巫师学校也不能大半夜去敲邓布利多的门:“呃……校长我忘记带牙刷了,可以给我变一个吗?”


一个不成熟的拼贴
不成熟到不敢带tag

张总和艺兴在一起三周年纪念日

清晨,艺兴笑吟吟地递给张总一支蓝色妖姬,暖洋洋的笑容,甜甜的酒窝外露。

面对恋人的示爱,张总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

下午,艺兴跑去了心爱歌手Lay的签售会。

一大捧蓝色妖姬,用好看的丝带扎着。

“99朵玫瑰,只送给唯一的你。”

艺兴说。

“谢谢。”Lay接过捧花。


张艺兴:mmp的花店,100朵一起买才有优惠

张总:???


是一个非常不成熟的手帐了
可能它是一个安利
总之开心

《沉睡魔咒》
年轻的魔女爱上了人类男孩,这是一个错误。

男孩回来了,不再是男孩的他,染上了人类的贪婪,他伤害了她,塑造了那个女王。

女王失去了翅膀,孤独地从魔林深处走出,她无言地铸造了王座,没有人敢忤逆她。

那一天起,她的魔法变成了幽绿色,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却异常强大,这是他逼她的。

女王诅咒了公主,诅咒她爱的人和一个女人生下的公主。

曾经的男孩如今的国王请求她,于是她给了公主一条生路,这与童话中不一样;那个女王,既是女巫,也是仙女。

公主就应该无忧无虑出落得优雅美丽;
女巫就应该在密林里生长得邪恶狠毒,
谁知,女巫也曾是众仙子心尖上的公主。

女王带公主回到了魔林,公主喜欢这里,像女王小时候一样衷心喜爱着这里。

精灵们也喜欢公主,她就像是小时候的女王,善良可爱,女王长大了,可精灵们没有。

女王后悔了,她不该迁怒于一个无辜者,但是晚了,那个充斥着恨意的魔咒,连她自己都无法使之消散。

公主遇上了王子,我的女王啊,你是怎么想的。

公主知道了那个诅咒,涉世未深的她,憎恨邪恶,她恨女王。

王子没有吻醒公主,这并非真爱之吻。

女王不相信真爱之吻,可她的爱,恰恰是最真实的,她的吻,唤醒了公主。

公主把翅膀还给了女王,当翅膀复原的那一刻,一切都改变了。

女王终于复仇,于是她重生。

那一天起,魔林恢复了原样,铁王座消失了,公主成为了两个王国的新的女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想说话看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居然没有人发过?微博大糖
——来自平时没有手机的住宿生

真的,这两张图你们什么想法都没有吗?